乱七八糟

我发现我还是适合短小
真·日常咸鱼短小无大纲
随缘更新短打打完懒得改
慎关!慎关!
主全职叶蓝
叶蓝喻黄赤黑业渚马场林也青
轰爆瑞吹瑞嘉
都叫我78(去吧皮卡丘)(不是)

段子

*不要格式了,要什么格式
*就是个段子

学校论坛。

某匿名发起了一个楼。

【我室友和别人去洗澡了怎么办!】
lz:就是关于洗澡的事情!
有一次我和两个室友一起去洗澡,然后碰到我们学校的一个大佬y。学校的澡堂是那种隔间没门的,有的喷头还是坏的,我就和我室友分开了,个找个的,之后过了一段时间,我的一个室友l突然跑过来找我,说让我和另一个室友一起走,他有事先走一步。我问你和另外那个室友说没,他说说了就走了。
其实那时候我洗的差不多了,出去穿衣服的时候看见l和y已经穿好衣服,说说笑笑往外走了。
y笑得特别宠!!!!l平时挺沉稳的一人,现在炸毛跳脚跟着走了!!!!
然后l就不和我们一起洗澡去了。
y就这么把人带走了吗???
你们孤男寡男的去洗澡这样好吗???
l你要为自己想想啊不要就这么把自己交出去!!!
还有y你不给我们留一点聘礼吗???

1L   xxx
本以为是个爱恨情仇的贴,原来是个替别人发狗粮的

2L   xxx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3L   xxx
呜哇你们都不抢沙发吗?

4L   xxx
有什么好抢的,什么年代了

5L   xxx
歪楼了歪楼了

6L   xxx
你就这么相信你室友是个受?

7L   lz
我想象不出来y大佬受是个啥样子,受得日天日地还是怼天怼地吗

8L   xxx
这么一说,我觉得lz说的人掉马了

9L   lz
ls我求求你别说!我们这次的高数得靠y大佬,让他看见我得挂!

10L   xxx
这么一说我也知道了

11L   lz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12L   xxx
好的二笔我看见了

13L   xxx
妈耶这楼掉马都这么快吗???

——————————此楼被封——————————

撩蓝日常1

*咳咳先说明一下,开这个是因为我直男日常小片段
*应该会有ooc(毕竟小蓝不像我一样傻了吧唧的)
*指不定啥时候有后续

今天是星期六,许博远在宿舍宅了一天,出门去买饭了。

穿着拖鞋和睡衣,许博远在卖面的窗口等面好。

周围围了一大堆人,许博远看着队排的挺慢,就开始玩手机。玩手机的时候,看见一个人匆匆忙忙跑了过来:“大姨!我没带学生卡,能不能用手机支付?”

“不行啊,你找个同学帮你付一下吧。”

然后许博远就看到这个男生费劲千辛万苦,在一群人里挤了进去:“同学,我能不能用一下你的饭卡,加微信还给你?”

许博远虽然疑惑这人为什么找人群里当不当正不正的自己,但是还是充满爱心的给他刷了卡:“收付款吧,这个快。”

后事:
1、笔言飞:“老蓝啊你好好想想为什么这个人专门来找你!!!你不是和我说你是弯的吗你怎么这么直!!!”

2、片段里没有姓名的叶修:“好不容易偶遇到了小蓝……这和说好的套路不一样啊?”

啊……
熬夜赶完实习报告
然后图纸要上CAD???
我CAD的作业还没写完!!!
(•̩̩̩̩_•̩̩̩̩)

我球球你们了你们打tag,all向就是all向二人cp就是二人cp可以吗不要再all向tag里面蹦出来二人cptag了可以吗????all向是np范围的至少三个人!!!!二人cp是两个人的他们不一样!!!!

想着我欠的债和脑洞,我翻开来新的小说

小小小小段子

星期三下午,两个没有工作的人在家里并排打荣耀。

“记录又被刷了,你干的吧?”许博远愤恨地拍鼠标。

叶修顺手拿了根烟:“是我,猜猜哪个是我小号?”

许博远翻了个白眼:“这不清清楚楚的吗?我是叶修的。”

“哎!”叶修顺手打了一套操作:“我要了。”

“……这么套路吗。”

“但是你输了。”

许博远叹了口气,凑了过去亲了叶修的脸一下:“好了吧。”

“不对。”在许博远回头的时候,叶修指了指嘴唇:“咱们上次说好的,不要耍赖。”






二笔:“老蓝你干嘛呢???家里的网这么卡的吗???”

试试,我的车能不能发出去
八月份的群活动,那时候挂了
ps:大家都是怎么弄的倒着的图片啊

p1我的问题
p2我的答案
所以是要我多产粮吗

小段子

夜色渐渐深沉,老城街边的夜市也一点一点散场,客人走得差不多了,酒瓶子鸡蛋壳烧烤的竹签,道路上也一片混乱,只留下了几个往电动三轮车上放桌子和塑料板凳。

一个男人拖拉着另一个往老城街里面走。

来了几天的叶修被许博远拉着,和蓝溪阁五大高手吃了个饭,除了滴酒不沾的叶修,剩下的几个喝了个尽兴,说胡话的有,安安静静躺着的也有。

“老蓝,我跟你嗦,咱们蓝溪锅的野兔,就看你的了。”笔言飞大着舌头说话,被比较清醒的春易老打了一巴掌,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唔唔,晓得晓得……”许博远也不清醒,随意点了头应下,忘了他野图boss上最大的阻碍就在他旁边坐着看着他笑。

吃完饭,春易老让叶修带着许博远先走,自己折腾这几个七倒八歪的兄弟。反正大神是不敢用,不过蓝桥就另说了。

叶修半背半拖着许博远往家里走。

老城区的路灯不是很多,叶修识路主要靠着天上的月光和地上的家用灯光。

身为一个打电竞的神级人物,叶修不只是天赋异禀,还靠着自己的钻研和无数次练习,这就导致几乎每天都在坐着的他背着许博远走一段喘一会。

正歇着时,叶修感觉脖子痒痒,扭头一看,许博远抱着自己蹭呢,嘴里还嘀嘀咕咕说着什么。

叶修凑近去听,就听见什么什么叶修。

嘿,一般这么说我肯定没好话,是关于保姆还是野图?叶修好奇心起来了,拍拍后背上昏昏欲睡的许博远:“小蓝,小蓝?”

“唔?”

“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嗯……真好啊叶修。”

这话,一听就知道还有后半句,不过叶修等了一会没听到,晃了晃后背,阻止了许博远睡过去:“什么真好啊?”

在后背上趴着,温暖的体温让迷糊了的许博远想一直这样睡过去,奈何叶修不问清楚不罢休。

“嗯……叶修,叶修真好啊……”

后来,就怕直球的叶修说了这件事给许博远听,被否认了。

置顶

突然想弄个置顶
内容请看个人简介
谢谢
(我好无聊啊)